关注首页 世界app 中国app app系列 印象画派 人体app  名家app 中国名家 西方绘画 app欣赏

梵高油画全集850幅(上)

 

     从今天开始,正一艺术要让所有的中国网民看到最全和最清晰的凡高油画全集。在凡高短短的37年生命里程中,在他10年的创作时间和两年半的黄金期里,他共创作了油画877幅,还有素描1037幅,水彩画150幅。正一艺术通过不懈的努力编成了凡高油画上、中、下集以及集外画,共850多幅,除了10几幅实在一团黑看不清的以外,几乎包括了凡高油画的全部。传播人类优秀文化遗产,人人有责,以此共勉!正一艺术于2018年9月1日。


 

    1、最早的油画 凡高 荷兰 创作于埃顿 1881年12月 纸面嵌板油画 34.0x55.0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在现存的凡高油画中,这幅《卷心菜和木鞋》是最早的油画。在这以前,虽然也画过数幅习作,但都没有保存下来,因此这就成为他的作品目录中登记的第一张。1881年秋,他从使用调色板的方法开始,学习水彩画的画法,时常从埃顿前往海牙,求教于当时的app家莫夫。163信上曾叙述说,在莫夫处画了两张静物油画与两张水彩画。信尾又附言:“两张油画的主题是毛皮制成的小孩帽子,旁边放些土豆及甘蓝。”这一幅画是其中的第二张,他在下封信上说:“这不能算是杰作。但总比以前所画的完整些,至少我相信有更逼真的感觉。”

 
 
 

     2、最早的素描 1861年 曾德特 素描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1853年3月30日生于荷兰南部布拉邦特的格鲁特·曾德特, 是荷兰新教牧师提奥多勒斯·凡·高和安娜·科妮莉娅·卡本特斯的长子。凡高的母亲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女人,还是一个业余的艺术家,她对艺术的热衷影响了凡高,并始终支持着他的工作。1861年,凡高8岁那年上了小学,他画出了第一张被保存下来的素描。这张素描好像画的是牧羊人,一个老人看管着一只小羊,当然画面外还应该有很多羊,尽管如此从早期的这幅素描还是可以看出少年凡高的兴趣和天赋。

  

    3、最早的水彩画 1878年 布鲁塞尔 水彩画 英国曼彻斯特艺术馆
    凡高11岁那年1864年10月, 被送往25公里外的私人膳宿学校就读,两年后转学到当地公立学校学习。16岁那年1869年3月, 经画商伯父文森特介绍, 进入古皮尔艺术公司海牙分店当店员,20岁那年调往伦敦分店, 第一次求婚失败,心灰意冷,1876年3月被古皮尔公司解雇。25岁那年的1878年7月,参加阿姆斯特丹神学院的入学考试失利后,于1879年1月到比利时矿区博里纳日做非正式的传教士,1880年7月被教会解雇。绝望之下,凡高终于找到了一生的归宿--绘画。这幅《巴黎城堡屋》就是在这个时期完成的,当时他年仅25岁,作品是用铅笔、粉笔和水彩画的。这幅画在英国曼彻斯特艺术馆失窃,2003年4月28日凌晨在一个公共厕所背后被发现。

 

      4、啤酒杯和水果 1881年12月 埃顿 纸面嵌板油画 44.5x57.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的早期创作包括埃顿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1年12月30日),海牙时期(1881年12月31日-1883年9月12日)和德伦特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3年12月)。凡高的早期创作,大部分完成于1881年—1883年间,这时候的他已经是快30岁的人了。此前凡高在博里纳日矿区受到巨大打击,1881年4月,凡高关注父母居住的埃顿,他开始了绘画的学习和创作,大量临摹app, 并画了大量素描和水彩画习作。可以说,凡高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天才画家。在埃顿期间,他爱上了刚刚丧夫的表姐凯,但被拒绝了。又一次遭到打击的他只好离开埃顿,于1881年12月31日来到海牙,求得已经很有名气的画家亲戚安东·莫夫的指导。

   

    

     5、波拉德柳树 1882年7月 海牙 水彩 38x55.8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2012年1月,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以190万美元的价格从伦敦的一家拍卖行收购了这幅画。凡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提及这幅画,并认为这棵柳树是他整个夏天画过的水彩画中最棒的一幅。在这之前,1882年2月,凡高结识了妓女西恩并跟她同居,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因为此事凡高与莫夫也绝交了,尽管他很喜欢这位老师。于是,在1882年夏天,凡高看到一棵已经腐朽而倾斜的柳树时,内心最隐秘的地方被触动了,那种“孤独感与忧郁感”让他意识到必须将这一幕画下来。

 

     6、沙丘 凡高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6x58.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1882年秋天海牙的沙丘,是梵高绘画早期的一个转折点吗?沙丘呈现一种黄金的颜色。画面宛如一座小山,沙丘上裸露着乱石和低矮的灌木丛,灌木与草丛混合了干燥的绿,使远方的天空有些灰暗。沙丘那面是大海吗?但我此刻听不到大海的涛声。这些沙子在空气中沉默着,秋天即将在炎热里远去,而沙丘的孤独会长久的停留在梵高的心中,让他从早晨到黄昏依然将沙丘作为一栋房子,把自己虔诚的灵魂安放在沙子的记忆里,直至海边的一场大雪带来一个漫长的冬天。
   

 

     7、​街上的女孩子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2x53cm 瑞士温特图尔私人收藏
    
这个金色的秋天,我猜想街上的女孩应该来自荷兰的某一座城市。她身后背着一只旅行的箱子,高挑的身影和漂亮的衣裙,使前面街上的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走着。马车和马朦胧的轮廓让女孩暂时立在街边驻足瞭望着,两辆马车穿过街道的寂静在向何方驶去?秋天的金色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现在这个女孩站在街上是在回想梦中春天的花园吗?这似乎与街对面的那些树木无关,树木沉浸在赭红色的风景中,它们正在构思秋天落叶关注的意境。此刻,如果一场大风从黄昏刮过远方灰蓝的天空,也同样会刮走街道上岁月对这个女孩的记忆。

 

    8、树林中的白衣女孩 1882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9x59cm 欧特娄国立米勒博物馆藏
   
1882年8月,此画画于海牙近郊的森林中。凡高在229信中曾述及:“一幅描绘树林的习作,画的是几棵大的绿色山毛榉的树身,一片盖着干树叶的地面和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我要保持画面的清晰,要在距离不等的树身间画出流荡着的空气,画得能够在里面呼吸并且绕着它走,能够闻到树木的芳香,虽然这很困难。我非常喜欢黄叶的效果,绿色山毛榉的树身在它的烘托下显得很突出,小姑娘的身体也一样。”(凡·高)

   

     9、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 1882年8月 海牙 纸面嵌板油画 42x62.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这幅画的颜色以橄榄绿为主,远方的天空被灰蓝的云层压迫着,海边有一个村庄竖立着一座教堂,通往村庄的路仿佛在倾听教堂祈祷的钟声。这些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站在海风里,她们大多都身着墨绿色的衣裙,头部裹着白色的头巾是为了遮住沙子和北风的利爪。为了艰辛的生存,她们心中的男人早已在黎明前迎着日出驶向大海了,海上的风浪变化无常,有些船只遇上台风便会永远的葬身海底,但这并不会阻止那些渔民驶向大海,因为大海就是他们一生的天命。而这些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有的会成为寡妇,但她们依然会坚强的生活下去,并把她们的儿子抚养成一个大海的男人。

   

 

     10、风和日丽的斯海弗宁恩海滩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5.5x49.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2002年12月7日凌晨,两名盗贼翻过屋顶潜入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偷走了凡高的这幅app《斯海弗宁恩海滩》和另一幅《离开尼厄嫩教堂》。荷兰警方不久即抓获两名嫌疑人,但画的下落不明。直到2017年才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地区的斯塔比亚海堡一处毒贩小屋中被查获。斯海弗宁恩海滩是荷兰最著名的海滨,该作品用粗线条和明亮的金黄色表现暴风雨来临前咆哮、激荡的大海。凡高坐在海牙附近的斯海弗宁恩海滩上,需一边作画,一边抵抗海风肆虐,许多吹袭而来的沙子和着潮气打在画上,但画的表面依然可以看到遗留下来的一些小沙粒。

 

11、暴风雨中的斯海弗宁恩海岸 1882年8月 海牙 纸板布面油画 34.5x51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藏

 

     12、海滩上的渔夫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51x33.5cm 荷兰库勒穆勒博物馆
   
凡高在海边画了这个小混混渔夫,这是他的初习人物画像。没有五官,裤管、脚鞋歪扭,就是一个手生的人初习的画,连起码的五官都不知道怎么着手。胡乱的草就,不成样的速写。仿佛一个还未开腔的儿童,急慌慌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五官,既是初习时凡高还无法自如表现,或者画不出他想画出的样子。又或是少年的梵高对自己,对人生,对绘画尚一知半解,茫然失措,处于混沌,萧瑟,单薄,意气中,没有五官的脸让人浮想联翩。

 

13、海滩上的渔夫的妻子 1882年8月 海牙 木板纸面油画 52x34cm 荷兰库勒穆勒博物馆

 

14、有沙丘的风景 1883年8月 海牙 板面油画 35.5x48.5cm 私人收藏 1968.12.4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15、黎明中海牙附近的农舍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3x50cm 荷兰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藏

 

     16、菜园洋葱地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8.9x66cm 华盛顿私人收藏
    
菜园里的鲜花不像花儿,洋葱不像洋葱,在凡高笔下,它们更像红宝石、玛瑙、石华、绿玉、刚玉、金绿宝石、紫晶和玉髓做成的最华贵的饰物,那是物体普遍的发狂的和眩目的闪耀。

 

17、树丛中的农舍 1883年9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5x47cm 私人收藏 1987.3.31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

 

18、德伦特风景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40x30cm 私人收藏

 

     19、运炭船和两个人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嵌板布面油画 37x55.5cm 荷兰埃森私人收藏
    
1883年10月,凡高结束了与妓女西恩的一年同居生活,离开海牙前往荷兰北部的德伦特,希望能排除心头的烦恼。他乘船来到阿姆斯特丹, 做长距离徒步旅行,那里黑色的土地和劳作的农民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在信中说:“总之,我喜欢这一次的旅行。我的脑海里塞满了我所看到的景致。傍晚的石南树丛真是美不胜收。”

 

20、烧杂草的农夫 1883年10月 德伦特 板面油画 30.5x39.5cm 私人收藏 1987.5.12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
  
夜幕降临,带着一点烟的火是唯一发亮的地方。傍晚,我一再去看这个场面。(凡·高)

 

    21、在泥煤田里的两个农妇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27.5x36.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一张画是凡高在静寂的荒野中,找到自我安慰,挽回人生信仰的心理表现,深具宗教色彩。他在给弟弟提奥331信里附有这幅画的轮廓。当时他的脑海里,可能浮现着霍贝玛、吕斯达尔和杜普莱的画:缥缈的地平线与泥炭山、农妇工作的轮廓线、淡紫与白色的天空以及暴风雨似的重云。

   

22、阿姆斯特丹的闭合桥 1883年11月 德伦特 荷兰格罗宁格博物馆藏

    

     23、织布工的右侧 1884年2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7x45cm 私人收藏 1983.12.5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凡高创作进入纽南时期(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1883年底,梵高回到父亲供职的教堂所在地纽南。在纽南的两年时间里,梵高苦练素描技巧。在画了大量素描写生和习作后,他完成了第一幅著名作品《吃土豆的人》。他这一时期的很多作品都受荷兰现实主义画风的影响,画面深沉,有极强的乡土气息。这也表现出梵高很强的农民情结,他似乎很想成为一位农民画家。一方面,他受到“精神导师”米勒的影响,更重要的可能是内心深处对乡间生活的向往,对淳朴农民的尊敬和对诚实劳动的赞美。关于这幅画,凡高曾在信中说过:“织布工的境遇也十分可怜,人们沉默着不言不语,我确实根本没听到过带反叛味道的言论。可是他们看上去毫不高兴的样子,就像拉车的老马或用轮船运到英国的那些绵羊,总是愁眉苦脸。”

 

    24、织布工左侧和纺车 1884年3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1x85cm 波士顿美术馆藏
  
这幅画的构图是突出织布机的复杂与完整,而不是人物或背景,粗糙的地面只起衬托织机的作用,而这些织机又总是在侧视或前视的角度上,也翼是说是画的主角。倾斜的砖地面呈现出砖块砌出的图案,这就使画的前景有了生气,但是占主要地位的织机遮住了屋角,织机和那架传统的纺车(这是未画出的女工匠的工具)占据了整个画面。 

 

25、纽南的老教堂和农夫 1884年2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4.5x42.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26、纽南附近的水磨坊 1884年5月 纽南 纸板布面油画 57.5x78cm 美国私人收藏 1967.4.6索斯比拍卖行

 

27、田野中的老教堂 1884年7月 纽南 纸板布面油画 35x47cm 私人收藏 1969.12.10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507

 

28、纽南乡间水磨 1884年8月 纽南 布面油画 87x151cm 马德里蒂森博物馆

 

29、种土豆的农夫 1884年8-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6x14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勒·米勒博物馆

 

30、耕地的农妇 1884年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70.5x170.0cm 伍珀塔尔 Von der Heydt博物馆

 

31、雪中拾柴 1884年9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67x126cm 私人收藏

 

    32、离开尼厄嫩教堂 1884年10月 纽南 帆布油画 41.5x32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幅画又名“纽南的小礼拜堂和信徒”,2002年时与《斯海弗宁恩海 滩》同时被盗,2017警方在意大利追回,目前两幅画估值2亿人民币。《离开纽南教堂》是1884年10月梵高为他母亲画的一幅小帆布油画,因为他母亲腿部骨折躺在床上,便画此画取悦她。当时他父亲是该教堂的牧师。1885年,他父亲去世后,梵高重新在这幅画上的教堂前面加了一些去做礼拜的人,其中有几个妇女身穿缟素在哀悼。这是梵高博物馆中唯一一幅依然裱在最初的内框中的作品。这个内框上有颜料的污点,正一艺术了解到可能是因为梵高在上面清洗了手中的画笔。  

 

     33、深秋的白杨林荫道 1884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99x66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4年8月,邻居家的玛格特( Margot Begemann 1841.3.17-1907.2.11)爱上了凡高,虽然玛格特比凡高大了将近10岁,但他们还是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双方亲属都不同意,尤其是女方家。玛格特有个非常奇怪的家庭,她有五个姐妹,都是单身,父亲早逝,家中无男人,姐妹中只要有一个人恋爱,其她人就会想方法设法破坏这场爱情。最终,玛格特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这件事使凡高很受打击。凡高在给提奥的信中这样写:“我的好兄弟,这件事使我心乱如麻。在她(玛格特)还十分衰弱的时候,被五六个别的女人欺侮了,她吞下了毒药”。虽然这段感情也是让凡高痛苦的无疾而终,但玛格特被认为是唯一真正爱过凡高的女人。

 

34、戴白色帽子的农妇 1884年12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42x34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5、雪中纽南牧师住宅里的花园 1885年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51x77cm 加利福尼亚西蒙艺术博物馆藏 JH603
  
在身为牧师的父亲家里,其住宅后有一个大花园,对花园的浓厚兴趣是凡·高绘画作品的一个经常性主题。而此处特别点明的牧师角色,给花园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36、四个吃饭的农民(食土豆者的初稿) 1885年2-3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3.5x44.4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JH686

 

37、食土豆者 1885年4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72x93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734

 

    38、食土豆者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81.5x11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JH764
   
这幅画是凡高在纽南时期的最佳杰作。同样构图的习作有两幅,素描与速写各一幅,但仍属这幅最完美。为了完成这幅作品,他曾作了许多农夫、农妇的肖像,对室内及手的素描,以及瓶子与水壶的静物画等等,这些均是对此画的习作。此画充满了对其社会性与宗教性的情感,画面虽显得粗野,但结构却十分紧密;以围聚的人物为中心,对形体加以把握;以德拉克洛瓦的色彩理论,构成了种种暗灰色,以这些完成了这幅佳作。围着餐桌而坐的四个农人,都曾作过个别习作。那询问似的炯炯眼神,右端的农妇下垂的厚重眼睑,布满皱纹、凹凸不平的脸和手,充分地表现出大地上勤奋的劳动者的“力量”。他在404信上表示,希望这幅画能强调出“伸在碟子上的那只手,曾挖掘过泥土。”同时窗外的景色,也令人深切地感受到煮土豆的香味。 

 

     39、圣经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5x78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JH946
  
1885年3月26日,凡高父亲突然去世。这幅作品似乎暗示了凡高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表现了他对父亲的崇敬之情。画中这本荷兰文圣经曾属于凡高的父亲, 象征着他的虔诚和清教徒式的生活。这本书翻开到以赛亚书第53章, 这一段描述了耶酥虽来到人世却不被承认的遭遇。紧挨着圣经的是法国作家左拉的一本小说。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 凡高描述了这幅静物, 翻开的圣经、合上的小说、白颜色, 黑色背景下的皮面圣经, 前景是黄褐色的并分布着柠檬色。梵高似乎想向弟弟证明黑色可以给油画带来好效果, 这是他们漫长的通信中经常讨论的问题。后来在巴黎的日子里, 他向提奥承认他发现在自己的早期作品中, 深色的调色板是过时了, 他改变了他的用色以接近时尚。 

 

40、黄昏的村舍 1885年5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7.7x97.3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JH777

 

41、纽南的旧教堂 1885年5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5x88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JH772

 

42、炉灶旁的农妇 1885年6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29.5x40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JH792

 

43、炉灶旁的农妇 1885年6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4x38cm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JH799

 

     44、挖地农妇和草屋 1885年6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1.3x42cm 芝加哥艺术协会藏 JH807
  
凡高在写生时也常常会看到一些有趣的画面, 例如, 他曾经告诉提奥, “我在画荒地上的小房子, 这幢只用草皮与棍子盖成的小房子。正当我画时, 两头绵羊与一头山羊爬到屋顶上吃草。山羊向烟囱里面探头张望。一位妇女大概听到屋顶上有响声, 跑出屋来, 向屋顶扔扫帚驱赶山羊。”

 

    45、茅草屋、破牲口棚和俯身的农妇 1885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2x113cm 私人收藏 1985.12.3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825
  
“在同一个草屋顶两幢半塌的草屋, 因为年久而损坏, 它们合成一体, 互相支持, 使我想起一对年老的夫妇。”(凡·高) 。这里是荷兰乡村的一角,画面把草屋、破牲口棚和俯身的农妇呈现在明朗而灰蓝的天空下,草屋和牲口棚后面田野上的麦子就金黄了。现在我们可以想象节令已经到了夏季,路边青草默默生长,野花静静开放,熟透的麦子即将被农人收回粮仓,而夏天的蝉鸣依然炎热着。此刻草屋左边的那棵树是孤独的,草屋右边的那棵小树也是孤独的,孤独的还有牲口棚前弯腰喂牲口的那个农妇,那头牲口是她劳作的伙伴,也是她生存的希望。看上去她的草屋、破牲口棚上的麦草已经很陈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受住这个盛夏雨水的浇灌和阳光下的风吹日晒。  

 

46、村舍、农妇和山羊 1885年6-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0x85cm 法兰克福市立美术馆藏 JH823
“穿着粗布衣服干活的农妇,要比她星期天穿礼服去教更典型,也更有魅力”(凡·高) 

 

47、村舍和回家的农民 1885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3.5x76cm 私人收藏1974.4.2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48、挖地的农民 1885年7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41.5x32cm 私人收藏1981.12.2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827

 

49、田野中的麦垛 1885年8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0x3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勒·米勒博物馆

 

50、两个挖土豆的农妇 1885年8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31.5x42.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876

 

51、两只广口瓶和两只南瓜 1885年9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58x85cm 私人收藏 JH921

 

52、静物黄草帽 1885年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6.5x53.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922

 

53、乡村小路上的两个人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2x39.5cm 私人收藏 JH950

 

    54、秋景 1885年10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64.8x86.4cm 英国剑桥Fitzwilliam博物馆藏
  
“我画了一幅秋天的景色,画中树叶都是黄色的。当我设想它是一部黄色的交响乐时,作为基调的黄色与树叶的黄并不一致,有没有关系呢?没有关系。一切取决于我对颜色色调的无限丰富的知觉程度。”(凡·高)  

 

55、阿姆斯特丹的码头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20.3x27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6、纽南的牧师住宅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3x43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57、从中央车站看阿姆斯特丹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19x25.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基金收藏
    
这幅画是凡高在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的侯车室里,利用等火车的间隙画的,要知道,油画是需要支画架、绷画布、调颜料等繁复的准备过程。有人认为他的成功有很多偶然性,其实不然。单凭这一份痴迷和狂热,做任何工作,都是会成功的。

 

    58、有四棵树的秋景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4x8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藏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在森林里,在落叶上,在温和的阳光下,在朦胧的事物中,在优雅、苗条的树枝头,往往有一种轻微的忧郁。可是我也喜欢刚烈与粗野的一面——那种强烈的光的效果,例如,在中午阳光下挥汗刨地的男人身上的阳光。每年这个时候,海滩上的风景更加美丽。在海滩上有一种轻快、柔和的风格;在树林里是一种忧郁、严峻的调子。这两种现象并存于生活中,我感到高兴。(凡·高)  

 

59、有白杨树的小路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78x98cm 鹿特丹伯伊曼斯-凡·布宁根博物馆

 

60、柳树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2x30cm 下落不明 1999年失窃于荷兰一家银行

 

     61、散着头发的女子头像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35x24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创作进入安特卫普时期(1885年11月28日—1886年2月28日)。父亲的去世,妹妹安娜的责难,让梵高难以在家里继续待下去。1885年11月28日,梵高离开家乡纽南,来到比利时西北部小城安特卫普。自此他告别荷兰,之后再也没有踏上过故土。在安特卫普的3个月里,他努力的学习绘画并沉醉其中。在此期间,他研究鲁本斯的绘画,接触到了日本浮世绘,这些都对他此后的绘画历程有很大影响。梵高此时期的作品延续了纽南时期的现实主义风格和深沉的笔触,但笔触变大,画布变得明亮了些,色彩也丰富了些,开始注意对比的美,这是对色彩的觉醒。凡高在安特卫普共画了7幅油画,其中5幅是人物头像。

 

62、戴白色帽子的老妇人(接生婆)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50x40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63、留着胡须的老人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4.5x33.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当我深入观察生活本身的时候,我得到了相同的印象。我看到街上的普通人——好极了,我常常想,工人比绅士们更加有意思;我在这些普通人身上发现了生气勃勃的力量。谁要是想把他们的特殊性格表现出来,他必须用一种坚定的笔触,用一种纯朴的技巧去画他们。(凡高) 

 

    64穿蓝衣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6x3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里的花园也很美;有一天早晨,我坐在公园里画速写。我在上星期画了三幅油画习作,一幅习作画的是从我的窗口看到的一些古旧房子的背面,两幅是在公园里画的。我已经把其中的一幅拿到画店里去陈列。我一次又一次地去参观博物馆,我不大看别的画,主要是看鲁本斯与约尔丹斯所画的几个人的头与手。鲁本斯在素描中,用纯粹红色的长笔触画人物脸上的线条,或者用同样的笔触塑造手指头,他的这种画法把我完全迷住了。(凡·高)

 

65、头戴红丝带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60x50cm 纽约私人收藏

 

     66、雪中安特卫普老房子的后院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4x33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这是凡高在安特卫普的落脚点,他在信中说:我租了一个每月25法郎的小房间,在伊马日路194号,一家颜料店的楼上。 我喜欢安特卫普,我在这个城市的四面八方都转了一下。这是一个深奥莫测的迷宫,它们在每一时刻都呈现出有趣的对比。

 

     67、头盖骨和点着的烟 1886年初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32x24.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1886年1月,凡高被安特卫普美术学院(The Ecole des Beaux-Arts)录取,那里里学习油画和素描,这是梵高一生唯一接受过的正规艺术训练。在安特卫普美术学院,梵高创作了《香烟骷髅》,也许这幅画是他安特卫普时期最出色的作品,鬼知道。他还参加了生命课程, 学习解剖学,了解人体结构。但凡高十分抵触美术学院传统保守的教学方式,1886年1月19日,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中这样抱怨:“实际上,我认为在学院里看到的画都拙劣得不可救药——甚至从根本方向上就不对。我知道我的画完全不一样——时间会证明一切的。那儿糟透了,甚至都找不出一个人了解到底什么是古典雕塑。”在学院仅仅呆了数周之后,凡高1886年2月底就决定离开安特卫普,去了巴黎。

   

    68、画架前带深色毛毡帽的自画像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3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创作进入巴黎时期(1886年3月—1888年2月20日)。1886年2月底,梵高来到“艺术之都”巴黎。这里浓厚的艺术氛围使凡高兴奋,尤其是印象派绘画使他震惊不小。在弟弟提奥(当时在巴黎,提奥是颇有名气的画商,和印象派画家关系很好)的介绍下,梵高认识了很多印象派画家,比如劳特累克、高更、修拉、毕沙罗等。在受到印象派影响后,梵高的画风发生了变化,画面变得明亮起来。他还在创作中吸收了印象派的一些技法,如点彩法等。这一时期梵高开始了大量的自画像的创作。这幅是凡高创作的第一幅油画自画像, 暗色调, 画于他刚刚抵达巴黎的时候。1886年2月底,凡高来到“艺术之都”巴黎,这里浓厚的艺术氛围使凡高兴奋,尤其是印象派绘画使他震惊不小。令人感到惊奇的是, 在巴黎期间的28幅自画像中, 只有两幅表现了作画时的凡高, 而且它们分别是标志着他在巴黎两年生活的开始和结束。

 

    69、戴黑毡帽的自画像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1.5x32.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对一个到巴黎来闯世界的无名荷兰画家来说, 伦勃朗是他羡慕的榜样。这幅自画像不管是自我欣赏之作也好,还是向他的荷兰同胞伦勃朗表示敬意而作也罢, 似乎有一点可以肯定, 即参照了伦勃朗的风格。在这幅自画像里, 凡高穿着短上衣, 系着围巾, 帽子稍向后仰, 好像刚刚抵达巴黎的样子。

 

    70、铃鼓和紫罗兰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6x5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巴黎的克利希街有一家咖啡屋叫“铃鼓”咖啡馆,其店里的桌子椅子等物件形状都像铃鼓,故名铃鼓咖啡馆。铃鼓又称手鼓,是维吾尔等族的打击乐器,这幅画中的紫罗兰花束就是置于铃鼓之上的。凡高在“铃鼓咖啡馆”的活动很可能是受到过劳特累克的鼓励, 劳特累克曾给咖啡馆画过一幅长筒铃鼓图。但也很可能是由于凡高与咖啡馆的主人塞加托里有同居关系; 对于这幅画之类的作品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人说那是求爱的花束, 有人说那是换饭吃的画作, 也有人说那是打算卖的作品。 

 

71、坐着的女孩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27x22.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72、蒙马特风景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5.6x38.5cm 爱尔兰国家美术馆

 

73从蒙马特看巴黎 1886春 巴黎 布面油画 38.5x61.5cm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74、巴黎的屋顶 1886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4.5x37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这幅画的内容是从蒙马特丘陵的一角眺望巴黎景色。在这幅画中, 凡高使用色彩的并置法代替明暗阴影。这种构造画面的手法, 似乎是从印象派学来的, 但色调尚未脱离由补色混合的灰色调, 不过却出现了以往所未有的轻快笔触与明朗的律动感, 非常吸引人。

 

    75、布吕特芬风车 1886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38cm 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
  
这幅《布吕特芬风车磨坊 Le Blute-fin Windmill》画于1886年夏天。风车、小屋、围墙、草丛、地面及部分天空等均使用了厚涂法。对于当时认识的毕沙罗、莫奈等印象派画家所特有的线条轻快感、肥瘦感, 他多少受到一些影响。在蒙马特画风车的作品, 先后共有9幅, 将这一幅与半年后画的另一幅比较, 后者的笔触较细, 也有分割, 较接近于点彩派。大地的稳重及超现实的开拓, 给他的艺术带来了未曾有过的轻快感。但在这幅画上, 轻快感仍停留在现实的动感中, 尚未成为意念自在的飞翔(有如烟火一般消失于虚空中), 反而让人感到地面的坚固与稳重。 

 

76菊花和其他花卉 1886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9.5x61cm 加拿大渥太华国家画廊

 

77、蒙马特的小坡路 1886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22x16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78、卢森堡花园 1886年6月 巴黎 布面油画 27.5x46cm 私人收藏

 

79、巴士底日庆典街景 1886年夏 巴黎 画布油彩 44x39cm 温特图尔弗洛拉博物馆藏

 

80、俯看蒙马特尔的望楼 1886年秋 巴黎 木板油彩 44x33.5cm 芝加哥艺术协会藏

 

81、巴黎郊外 1886年秋 巴黎 纸板油画 45.7x54.6cm 私人收藏

 

82、碗中的向日葵、玫瑰和其它花 1886年8-9月 巴黎 布面油画 50x61cm 德国曼海姆艺术机构

 

83、绿鹦鹉 1886年秋 巴黎 布面油画 48x43cm 私人收藏

 

84、巴黎布洛涅森林 1886年秋 巴黎 布面油画 37.5x45.5cm 荷属库拉索岛基金会收藏

 

    85、自画像 1886年秋 巴黎 布面油画 39.5x29.5cm 海牙公共博物馆
  
凡·高为自己画的自画像中也曾反复出现这种专注的目光或者说目光犀利的表情。在这幅自画像中就出现了这种神态,画面上红红的面孔和胡子醍目地衬托出黑色的眼睛,人物的神态坚毅而果断,下巴微翘,上衣翻领和中产阶级衬衫白硬领的开口上方是人物的头。 

 

     86、布吕特芬風車磨坊 1886秋 巴黎 布面油画 55x38cm 荷兰沃兹勒市立博物馆
    
2010年,这幅被世人嘲笑是“假画”达35年之久的梵高画作《布吕特芬风车磨坊》,被鉴定的确是梵高真迹,成为自1995年以来首幅被认证的凡高作品。画作主人汉尼马于1895年出生于荷兰一个热衷于艺术收藏的富裕家庭,上世纪30年代,他曾任鹿特丹一座博物馆的馆长。1975年,汉尼马以6500法郎购得《布吕特芬风车磨坊》(Le Blute-fin Windmill)这幅画,他坚称这是梵高作品,但艺术界认为他专买未署名、无鉴定书的作品,几乎都是假画。汉尼马在去世的前一年即1984年,将这幅画赠予凡达西博物馆。由于这是汉尼马的收藏,多年来没有人留意到这幅画,直到2010年终于“咸鱼翻身”。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研究主管路易斯·凡·蒂博认为此画非比寻常,它表现的是巴黎人在蒙马特登木楼梯上大风车的情景,画布上粗略地涂抹着鲜亮的色彩,充分表现了那个时代凡·高的典型画风。凡·蒂博认为这是画家1886年住在巴黎的时候创作的。

 

     87、蒙马特露台咖啡馆 1886年10月 巴黎 布面油画 49x64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是凡高画的无数咖啡馆中的一个,不是在阿尔,是在蒙马特。记得有一首诗非常有意思:一千年一万年,也难以诉说尽,这瞬间的永恒,你吻了我,我吻了你,在冬日里,在朦胧的清晨,清晨在蒙马特,蒙马特在巴黎,巴黎是地上的一座城,地球是天上的一颗星。这个“蒙马特”,又叫“蒙马特高地”,其实是巴黎北部突然隆起的一座小丘,海拔130多米,这对于处在盆地之中的巴黎而言,可谓是上帝造就的一处最佳的“观景阳台”。这观景阳台上的咖啡馆是不是也很特别啊!把一间像篱笆围起来的咖啡馆点染成茫茫世界上一个浓色暖调的温馨角落。

 

    88、画商里德的肖像 1886-1887年春 巴黎时期 纸板油画 41.5x33.5cm 格拉斯哥艺术画廊和博物馆
  
画商亚历山大·里德与文森特和提奥两人都是朋友。在后来几年中,文森特在信中常常批评里德,导致他们之间关系的恶化。里德对他们之间的磨擦有着完全不同的解释。有天他向文森特表露自己和情妇的不和,而文森特也同样沮丧,因为他在经济上完全依靠提奥的帮助。文森特于是“勇敢地”提议自杀。在这里德看来,这种解决方式太过激烈,而文森特继续着这种可怜的准备,于是他决定避开。 

 

    89、唐基老爹 1886-87年冬 巴黎 布面油画 47x38.5cm 哥本哈根私人收藏
  
凡·高为蒙马特尔的颜料商唐基老爹所画的象征主义风格的肖像更具理想化的合作者色彩。唐居伊是位社会主义者并且曾经是巴黎公社的社员,按照他那个阶层人们的习惯,大家称他为老爹,他的名气来自他的好心肠——他店里的美术用品可以赊购,并且经常资助尚未成名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