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世界app 中国app app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app  名家app app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25):凡高的六次恋爱

       我的心里藏着爱情,凡高说,我想,我应该去寻找一个女人,我不能没有爱情,没有女人地活着。要是生活中并没有一些无限的、深刻的、真实的东西,我不想留恋生活。后来,他又说:我热爱生活和艺术,对于是否要娶妻生子,我仍然没有把握。我已经老了,无法追回已逝的岁月,也不大可能对另外的事物发生兴趣。尽管因爱而伤的痛苦照旧存在,但已没有欲望。要说我关心的事,那就是全力以赴地画画。正一艺术于2018年9月20日。


      1、凡高的第一次恋爱,发生在1874年至1876年,这次恋爱导致他丢掉了第一份工作,此后一生颠沛流离。1869年,16岁的凡高中断学业后,经他画商伯伯推荐,进入古比尔画廊海牙分店工作。1873年5月,他的工作调往古比尔伦敦分店,此时他20岁,爱上了房东的女儿尤金妮亚·洛耶,凡高认为尤金妮亚是一位绝代佳人,为之神魂颠倒。但是他的求婚遭到了拒绝,因为这个姑娘已有未婚夫。这个沉重的打击几乎让凡高绝望,但他还梦想将尤金妮亚从别人的身边夺回来。凡高努力寻找着机会,直到有一天,他亲眼看到尤金妮亚紧紧依偎在一个瘦高个男人的怀里,两个人热烈地接吻时,他的一切梦想都幻灭了。随后,痛苦不堪的他离开了伦敦,去了巴黎,工作时变的心不在焉,1876年3月,凡高被家族古比尔艺术公司解雇。至此,凡高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画上了句号,事业爱情双双失意。下图为中年时的尤金妮亚。

 

     2、凡高的第二次恋爱,发生在1881年,是他的表姐。1876年凡高被古比尔解雇后,于1877年5月来到阿姆斯特丹他的海军司令伯伯家,经过半年的复习虽然没有考取神学院,但凡高还是在1878年12月毅然前往比利时矿区博里那日从事牧师工作,后因控诉矿区疏于管理的现实,激怒了当地教会被解雇了。1881年4月,凡高关注父母居住的荷兰埃顿,遇到了在他家暂居的刚刚丧夫的表姐凯特(Kee Vos-Strickeer 1846.3.21-1918),就是凡高舅舅的女儿,他和她很谈得来,但当他提出要和她结婚时,又一次被拒绝了!她迅速逃回了阿姆斯特丹,凡高追过去把自己的手插入煤油灯中表达真心,其结果是凯特再也不想见到他。当凡高父亲弄清楚内侄女为何要搬走的原因后怒不可遏,义无返顾的决定将其送到海牙去接受正规的美术训练,只要离开家乡就好。1881年的圣诞节,凡高被迫走出家门去了海牙。下图一为凡高的表姐凯特和她的儿子,下图二是凡高家族1872年的一张合照,照片上的凡高19岁,他的表姐凯特26岁。

 

     3、凡高的第三次恋爱,发生在1882-1883年。1882年初凡高到了海牙,在莫夫的帮助下建起了一个小画室,并且受雇画一组城市风貌,这时他碰到了西恩,一个被抛弃的孕妇,在二月严寒的街头寻找一份工作,凡高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他正需要的东西。生活将她击垮,让她痛苦,而痛苦和不幸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我最好的一幅画就是以她为模特,那就是“哀伤”。西恩是个裁缝,出生在穷苦人家,在遇到凡高之前靠接客来增加收入。凡高同情她,慢慢地对西恩产生了感情,他们准备结婚时,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包括提奥,凡高没有了经济来源,也满足不了西恩提出的等你每月能赚150法郎时就结婚的要求,1883年9月他们还是分手了。下图为凡高1882年为西恩所作的画像,并在右下角写下“Sorrow”(忧愁)。

 

     4、凡高的第四次恋爱,发生在1884年。1883年12月年已30岁的凡高回到了父母在荷兰纽南的新家。1884年8月,邻居家的玛丽格特( Margot Begemann 1841.3.17-1907.2.11)爱上了凡高,虽然玛丽格特比凡高大了12岁,但他们还是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双方家庭都不同意,尤其是女方家。玛丽格特有个非常奇怪的家庭,她有五个姐妹,都是单身,父亲早逝,家中无男人,姐妹中只要有一个人恋爱,其她人就会想方设法破坏这场爱情。最终,玛丽格特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这件事使凡高很受打击。凡高在给提奥的信中这样写:“我的好兄弟,这件事使我心乱如麻。在她(玛丽格特)还十分衰弱的时候,被五六个别的女人欺侮了,她吞下了毒药”。这段感情虽然也是无疾而终,但玛丽格特被认为是唯一真正爱过凡高的女人。下图为本村姑娘玛丽格特。

 

     5、凡高的第五次恋爱,发生在1887年。1886年2月底,凡高突然决定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搬到巴黎,与提奥同住。从1887年的春天起,凡高便常去克利希街的铃鼓咖啡屋, 咖啡屋的女主人名叫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agostian segatori),她是意大利籍女子,在巴黎克利希大街62号经营一家咖啡屋,曾当过德加、科罗等画家的模特儿,后来也当凡高的模特,而且成了凡高的情人。凡高平时在她的店内墙壁上, 装饰着他喜爱的日本版画, 并与贝尔纳、高更、劳特累克等利用此店举行画展。但是这段恋情没持续多久就因双方不断争吵而结束。据贝尔纳说,当塞加托里把凡高的作品以极低的价格出手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可是根据高更的说法,他们的关系出现危机是因为她那位忌妒的情人争风吃醋盯上了凡高。下图为凡高1887年3月画的《塞加托里坐在铃鼓咖啡馆》。

 

     6、凡高的第六次恋爱,发生在1890年。凡高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恋爱出现在他的梦中,他心爱的人叫玛雅。一袭白色长裙,温婉纯洁,他们交谈、亲吻、拥抱,度过了美好的一天,然后他筋疲力尽地睡在她怀里。当他醒来,太阳已经落山,他孤零零地一个人,躺在树下的沃土中,脸颊沾满了泥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是现实的反映。1890年5月,凡高来到距巴黎不远的小镇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治疗。加歇医生有个女儿叫玛格丽特,她非常理解和欣赏凡高,不顾父亲的反对,跟凡高一起散步,一起写生,当地船夫亲眼见过凡高和她约会。凡高为她画了好几幅油画,凡高梦中“一袭白色长裙”的她就是玛格丽特·加歇。碍于她是加歇医生的女儿,凡高只好把他最后一次恋爱的故事借梦境告诉他的弟弟。凡高去世后,玛格丽特经常去凡高墓前献花,她一定知道凡高有一个梦和梦中的“玛雅”,她终生未嫁,卧室里挂了44年的,是凡高为她作的《一袭白色长裙的玛格丽特在弹钢琴》,这幅画是凡高所有油画中最大的一幅,有三个凡高自画像那么大。下图一为凡高油画《弹钢琴的玛格丽特》;下图二为凡高油画《花园里的玛格丽特》。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152edf壹定发兴发国际娱乐手机官网必威体育网站龙8国际平台登录